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环保资讯 >> 观点评论

“火出圈”的东北制药们怎么走出环保困局?良心钱和环保路不是鱼和熊掌

作者:炎炎   来源:中国水网   时间:2022-12-27

分享:

在各地药价暴涨之时,东北制药、新华制药、亨迪药业、以岭药业、宜昌人福药业等制药企业进入大众视野,多家药企满负荷生产布洛芬、对乙酰氨基酚、莲花清瘟等药品,具有退烧镇痛、止咳类药剂生产资质企业股价也相继暴涨。如12月16日,新华制药早盘持续拉升,随后封涨停报46.1元,刷新上市以来新高。

中国水网也关注到随着国家对环保治理工作重视程度的不断提高,制药企业的环保压力和挑战也在持续。作为我国医药工业的主要构成部分,化学原料药被国家列为重点污染行业之一,成为国家在节能减排方面重点关注的行业。制药企业要想持续“火”,把好环保关至关重要。

近期,“阳达峰”让布洛芬、对乙酰氨基酚等具有退烧镇痛、止咳等功能的药品变成“抢手货”。

在各地药价暴涨之时,东北制药、新华制药、亨迪药业、以岭药业、宜昌人福药业等制药企业进入大众视野,多家药企满负荷生产布洛芬、对乙酰氨基酚、莲花清瘟等药品,具有退烧镇痛、止咳类药剂生产资质企业股价也相继暴涨。如12月16日,新华制药早盘持续拉升,随后封涨停报46.1元,刷新上市以来新高。

中国水网也关注到随着国家对环保治理工作重视程度的不断提高,制药企业的环保压力和挑战也在持续。作为我国医药工业的主要构成部分,化学原料药被国家列为重点污染行业之一,成为国家在节能减排方面重点关注的行业。制药企业要想持续“火”,把好环保关至关重要。

01 因2元钱售卖对乙酰氨基酚“出圈”的东北制药,2021年连收8张环保罚单

近日,在“一药难求”“药价飞涨”的讨论声中,东北制药以2块钱售卖20片退烧药“火出圈”,东北制药作为共和国医药长子,以平民退烧药出圈成为了人民的药。

在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对东北制药党群部副部长吴兆龙进行采访时,吴兆龙表示:“过去多年,扑热息痛确实一直保持在2元1板20片的价格,没有涨过价,具体维持了多少年这个不确定,从我们小时候开始,就是2块钱一板。我们一直延续传统,为国制药初心不改。加入辽宁方大集团之后,更是践行社会责任,做良心药、放心药,因为老百姓对这个药品非常认可,我们也一直保持着2元的售价。”

尽管药价良心,但东北制药似乎陷入环保困局。据沈阳市生态环境局政务公开信息显示, 2021年,东北制药因自动监控设施不正常运行、排放污染物等原因先后收到8张环保罚单。针对多张环保罚单,东北制药方面表示,在挥发性有机物(VOCs)治理方面投入近1.9亿元。并采取自行检测、在线监测和由第三方有资质的机构进行检测三种方式对挥发性有机物进行监测。

但在进入2022年,东北制药面临的环保问题似乎并未得到改善。据沈阳生态环境局政务公开信息显示,东北制药于2022年6月10日,将循环冷却水接入巴士槽前端缓冲井内,对污水处理站已经处理完毕的污水进行稀释排放,故意干扰监测数据。涉嫌以篡改、伪造监测数据等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 沈阳生态环境局拟对东北制药作出罚款人民币伍拾万元整的行政处罚。

02 新华制药因环保问题频繁领罚单,困局无解

东北制药并不是唯一一家面临环保困境的制药企业。自疫情政策放开以来,伴随感染者数量激增,作为布洛芬的重要供应厂商,新华制药股价短期出现暴涨,但新华制药面临的环保困局依然无解。

据淄博市生态环境局公开信息显示,2022年1月29日,新华制药由于排污口未纳入排污许可证管理,被淄博市生态环境局处罚12.1万元。2月9日,新华制药由于污染物排放方式和排放去向与排污许可证不相符合,被淄博市生态环境局处罚13.2万元。

此外,1月26日,淄博市生态环境局对新华制药全资子公司山东新华万博化工处以8.75万元罚款,事由为2021年秋冬季重污染天气下,公司没有在特殊时段按照排污许可证规定限制排放污染物。2月10日,新华制药控股子公司淄博新华-百利高制药被处以罚款8.19万元,事由为2021年11月,公司存在污染物排放方式和排放去向与排污许可证不相符合的环境违法行为。

2022年4月25日,天药股份因在天津经开区生态环境局及天津滨海高新区环境监察支队开展的联合执法监测过程中,污水站(DA002)排气筒臭气浓度超标排放,缴纳30万元罚款。

03 除去制药老大哥外,其他药企同样面临环保问题

2022年5月,南京健友药业有限公司因车间甲醇排放浓度等“超标”,也被南京江北新区管理委员会生态环境和水务局处罚30万元,而两年前该公司曾因污水处理问题被罚款6万多元。

2022年6月14日,众生药业子公司广东逸舒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因废水总排放口采集的样品总磷排放浓度为6.18mg/l,超标12.36倍,违反了《污染防治法》相关规定,被相关部门罚款25万元。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可见,制药企业面临的环保困局具有普遍性。

04 制药企业治污,市场空间属于环保企业

制药企业治污困境并非无解,但药企要搞好环保问题,仍需下功夫。制药废水的特点主要有水质各组分比例不稳定、成分复杂、有毒有害污染物浓度高、色度高、可生化性差及难降解物含量高等,此外水质和水量也非常不稳定。

2021年,国家发展改革委、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多部委共同发布了《关于推进污水资源化利用的指导意见》,积极推动工业废水资源化利用,提出“工业企业实现串联用水、分质用水、一水多用和梯级利用”。但是,制药企业由于产品种类和产量的日益增多,导致了废水种类、数量增多,且成分更为复杂,深度处理难度越来越大,实现回用也越来越困难。

目前,常见的制药废水处理技术主要包括物理法、化学法、生物法3种。其中物理法包括均化、稀释、沉淀、上浮、过滤、浓缩结晶、吸附、萃取,反渗透等。化学法包括混凝沉淀、离子交换、电渗析、焚烧以及中和、氧化等化学反应。生物法则包括活性污泥、生物滤池等好氧处理法和厌氧处理法。面对不稳定、不规律、难降解的制药废水,单一技术的使用都不能很好的解决问题,往往需要不同工艺的配合使用,才能实现达标排放。

医药企业治污需要资金和技术的双重支持。从资金角度分析,早在2019年,东北制药已投资数十亿元推动产业升级和绿色发展;新华制药在2022年半年度财报中表示已投资2000 万元安装一套10 万m³/小时的 RTO 蓄热焚烧系统……可见,要在环保上舍得投入已经成为企业共识。但从治污成果分析,需要专业的治污技术加持,对于环保治污企业而言,制药废水处理是难题,也是机遇。

目前,已有不少环保企业开展行动,积极同制药企业合作,解决药企的环保困境。如北京天地人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承包联邦制药(内蒙古)中水回用零排放二期和三期项目,两期项目分别对来水进行浓缩减量处理,产水以高于地表水标准的水质进行回用,浓水去蒸发系统进行结晶,达到全场污水零排放处理要求;2021年12月,亳州市13家药企与中节能国祯亳州公司签约,通过签订协议,助力药业企业实现降本增效;2022年12月5日,普洛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与浙江省环境科技有限公司举行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签约仪式。

药厂要真正搞环保,需要花多大的代价呢?有些药厂一年的生成物只有300吨左右,但产生的废物大概是五六百吨。早在2013年,南方网曾采访一家浙江药厂老板时,表示:“在发达国家,制药企业内部,专门用于污水废气废渣处理的厂区和装备,往往要占到整个厂区的一半面积,而在国内,几乎所有企业都不能达到这个标准。”

尽管上述浙江药厂老板所言现象,在今时今日已有改善,但从近两年制药企业面临环保问题出发,治污减碳之路仍然不可松懈。

目前,无论对于药企、还是对于环保企业而言,制药企业赚“良心钱”和环保企业“治污达标”不是二者不可得兼的“鱼和熊掌”,在两者都需要达标的要求之下药企治污之路仍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