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环保资讯 >> 观点评论

产品化落地途径在何处?从十年产业发展谈起

作者:傅涛 肖琼   来源:《中国环保产业》   时间:2022-11-23

分享:

党的十八大,开启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亦打开了中国环境产业快速发展的十年之路。伴随着中国经济更深层次的发展,十年间,环境产业快速经历了三个阶段的两次大升级:从最早期的基础设施建设阶段,到后来的基础公共服务阶段,再到现在高质量的价值服务阶段,环境产业结构在这期间产生了重构、跑道在分化,产品化趋势正在打开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未来。

微信图片_20221123092914.png

01环境产业的四个变化

十年发展,环境产业规模不断壮大,业态不断升级,企业数量不断上升,形成了由五大阵营构成的“金字塔”型产业格局:以D方阵-装备、材料生产制造商为基础,以C方阵-细分领域专业化专项工程和解决方案服务商为纽带,以A方阵-环境综合服务集团和B方阵-区域环境综合服务集团为拉动,以I方阵-环境系统服务商为引领。在快速发展的十年间,“金字塔”产业格局随着产业形势的发展发生了四个变化,一部分企业在衰退,一部分企业在增长。

1. 政策性国企不断兴起

2015年起,随着PPP项目的发展与规范,且资本市场的不确定性强、变化大、周期短,短贷长投风险又很大,市场面临政府支付能力不足的挑战。很多新兴市场看上去是非常漂亮的跑道,但是不知道水到底有多深,进去以后可能会“淹死”,叫好不叫座。政策性央企、省级“环保类”集团以及市一级国企带着行业使命和政治任务登上历史舞台。这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产业力量,成为I方阵、B方阵的核心力量,他们与原来已经市场化的投资公司一起分享资产的蛋糕,也挤压了本不广阔的传统服务市场的空间。

根据E20研究院不完全统计,截至2022年上半年,全国已有或正在筹备省级环保平台公司共有36家,相比2012年的14家,增长了157%。

微信图片_20221123092920.png

* 数据来源:E20研究院 数据截止:2022年1月

图1  地方省级“环保类”集团累计数量变化(近十年)

2. 工程类央企推动了系统治理时代的到来

在2014年以前的生态环境治理历程中,地方政府一直充当着环境综合服务商(只是综合打包,还不能称为系统治理)的角色,把生态环境治理的各环节简单拆分给不同的环境治理企业,即向环境治理企业采购的主要是单元环境服务,环境治理企业一般仅提供某一个环节或某个污染问题治理的服务。同时期,PPP得以大发展,叠加系统治理需求的示范,市场出现了大量大型的水环境综合整治(黑臭水体)PFI项目,固废领域在环卫和厨余领域开始尝试。单个项目投资发展到了十亿、百亿级城市投资,资本体量及杠杆不断加大。环境产业市场蛋糕的不断加大,引得工程类央企大举进入,推动了系统治理时代的加速到来。

3. 民营重资产环境公司在退出

2014年,随着PPP的大发展,部分传统民营环保企业、水环境和园林景观环保企业,过于激进或者选择了与自身不匹配的商业模式,重度参与PPP项目,2018年随着相关文件的出台,进入强监管周期,这些企业资产负债率过高的问题便凸显出来。在此背景下,寻找有经济实力的国资“接盘”,成为选错了赛道的民营环保企业退出重资产扩张的最佳选择。

根据E20研究院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间,环保领域共有20起民营环保上市公司拟引入国有资本战略投资者的案例,涉及相关市值达1274.7亿元。

4. 民营技术型企业成长加速

2018年科创板的兴起,极大的推动了技术型企业的跨越式发展。根据E20研究院的数据显示,当前我国环境产业共有上市公司195家,相比2012年的74家增长了163%,十年间数量增加121家。对2019年、2020年、2021年三年的新上市公司的分析可以看出,近三年为环境企业的上市黄金期,75家新上市的公司中,四分之三的企业是以技术和产品为主的技术型企业,且以民营企业为主。在证券交易所的分布状况,深交所34家、上交所主板9家、上交所科创板24家、北交所3家、香港证券交易所5家。科创板三年内有24家CD方阵企业入驻,这些企业都是以技术驱动为典型特征的公司。

微信图片_20221123092927.png

图2 近三年上市公司分析图

民营技术型企业快速成长的同时,也存在着诸多问题:大量的技术型公司兴起后,在资本市场的估值较低。这是因为环境产业存在着较为严重的产业化短板,绝大部分的企业没有产业化,技术没有实现产品化,因此即使接通了资本市场,估值也较低,亟需填补上产业化的鸿沟。

02环境产业的三个阶段

环境产业呈现出来的四个变化,缘于这十年间,伴随着我国经济发展模式的变化,环境产业经历了三代叠加的两次升级。

1. 以规模扩张为特征的基础设施建设阶段

环境产业从无到有二十年的时间,始于2002年建设部颁布《关于加快市政公用事业市场化进程的意见》。产业高速发展一直持续到2015年,在我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大环境下,环境产业一直处在补短板的过程中,规模化扩张是当时行业的主基调,各企业均在快速“跑马圈地”。规模化扩张时期的环境产业市场满目皆春,欣欣向荣,大量的环境基础设施在此阶段建成。一批环境企业快速成长,当前资本市场上近百家环境上市公司,大多是在此阶段培育的,且行业估值普遍高于平均值。

此阶段的环境产业大部分的收益并不是服务产生的价值,而是资产产生的收益。公共服务收入的比重不到20%,资产能得到80%的收益。因此,产业的服务本质在第一阶段是被掩盖的。在此背景之下,规模成为环境企业比拼的核心竞争力,2015年以前的中国水业十大影响力企业评选、中国固废十大影响力企业评选的核心要素就是持有的项目运营规模、资产规模。

2. 以环境效果为特征的环境公共服务阶段

当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接近饱和以后,环境产业被资本所掩盖的公共服务属性开始显现。2013-2016年间,国家陆续出台“三个十条”和一系列以环境质量为核心的顶层战略规划,宣告环境产业进入到一个以效果服务为核心的发展阶段。特别是“水十条”的发布,成为环境产业一个很重要的分水龄。

回归公共服务本质的环境产业,资产收益率开始走低,产业出现两个分化:一是环境治理服务开始向非收益性领域进行扩展,大量的综合治理项目出现,环境产业市场蛋糕迅速做大,一大批实力雄厚的中央级基建企业以及一批园林型企业争相加入,如中国铁建、中交、中电建、东方园林等,让以效果为核心的环境绩效合同服务模式得到落地。同时也预埋了未来支付的诸多问题。二是依靠资产挣钱的时代逐渐过去,民营重资产环境公司陆续退出,一部分被政策性央企、地方国企所收购。特别是随着高质量发展时代的开启,资产属于人民、回归人民,最终会回到以政策性央企为核心的主体,留给市场的是经营性资本和技术服务。

3. 以高质量环境服务为特征的价值服务阶段

党的十九大,全面开启了“以人民为中心”的新时代,打开了高质量发展的全面进程,对所有行业都进行了洗礼。从经济社会发展来看,衣食住行所代表的是小康,全面小康之后是全面现代化,现代化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美好生态环境的感知,而美好对应的供给就是高质量。社会为追求美好生态环境而愿意付费的比重持续加大,生态文明从基础服务向高质量的价值服务转变。对于环境产业而言,高质量不只是达标排放,而是由“双百跨越”驱动而来的“高质六化”。

2020年初,环境产业“双百跨越”行动计划全面开启,旨在从2021建党百年向2049建国百年迈进的双百跨越期,推动环境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落地,污水处理行业17家领跑企业、垃圾焚烧行业13家领跑企业、供水行业29家领跑企业积极响应,分别成立了相应的一致行动团队,分别明确了以“精细化、智慧化、低碳化”为核心基础的“高质六化”为方向,并在高质量标准的指导下评选出了73座污水处理标杆厂及32座垃圾焚烧标杆厂。“双百跨越”行动计划推进两年来,得到了行业的广泛认同和积极响应,不仅明确了环境产业的未来发展方向,更重要的是推动了环境产业从基础设施建设规模化的扩张阶段,向“引领未来,引领世界”的高质量价值服务阶段攀升和跨越。

高质量发展的时代背景之下,环境产业如何把握未来,需要正确定义高质量,找到通向高质量发展的落地路径。

03环境产业的“三层七剑”产品化路径

就当前的环境产业而言,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当务之急是提升环境产业化程度,当前产业化是横在技术领域和产业领域的一大鸿沟,这个鸿沟需要用产品化来填平。

1. 产品化的三条路径

不同方阵的企业有不同的产品化路径,对于ABCD四个方阵:投资运营服务商、属地性公司、技术公司、设备公司来说,都需要做出产品,用产品去发现价值、定义价值、实现价值,这便是重新定义高质量的核心内容。

A、B方阵是当前环境基础设施的两大核心运营服务商,这两大方阵的优秀企业代表阵营掌握着近三分之二的环境基础设施资产,这两大阵营的企业要做的是服务产品化,类似于酒店、餐饮、娱乐业的标准化服务,要在用户购买之前,就已经将服务承诺形成标准、形成品牌。当前,以上海城投、北控水务、深能环保为代表的领跑企业,已开启了服务产品化的探索与实践之路。

C方阵企业阵营由专项工程和解决方案服务商领跑者组成,以技术服务为核心,要做的是技术产品化,即要把环保领域特有的专业技术内涵的系统性前置固化,而不是现场加工。D方阵企业阵营由装备、材料生产制造商组成,要实现的是设备产品化,将设备赋予产品的属性。设备产品化的实现路径是智能化,即要用软件定义硬件。

2021年9月,在“双百跨越”污水处理标杆联盟的组织评审下,以SSgo、小蓝智能机器人(EMR)、城市贝斯、SADeN®(珊氮®)系列产品、V-MBRU振动膜组器、Model3新生水水厂、魔方系列产品、MagCS系列产品、济安水务机器人为核心的9项技术产品脱颖而出开启了环境产业产品化的浪潮。

2. 产品化的“三层七剑”路径

为了实现产品化,E20环境平台两山创新团队,在不断的探索与总结中,研究形成了“三层七剑”的落地工具箱。

微信图片_20221123092937.png

第一层次:智能化-用软件定义硬件

当前,我国环境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规模和水平,硬件建设高峰期已过,但软件能释放的服务价值是巨大的,用软件定义硬件可以更大化释放服务价值。硬件提供标准化服务,软件则提供柔性接口,能够让用户感受到服务的差异性,软件是个很重要的方向,而智能化就是软件的集合体,一个手机在不同场景下可以是相机、录音机、游戏机、遥控器。

环境产业很多工艺技术是有定向核心价值的,软件可以将其固化到一个系统中间去,产品就是由工艺技术、设备、软件三方面组成。用软件定义硬件才能变成产品,硬件本身也要尽可能的智能化、软件化、SaaS化。将核心技术逻辑与经验固化到软件之中、固化到黑箱之中,通过智能手段将装备和技术升级成为产品,不仅保护了知识产权,还能批量生产,快速迭代。

为推动产业智能化的落地,E20环境平台与清化大学、百度等进行合作,研究开发了两山智联控制器、两山智联云、两山智联实景沙盘,就是期望安全、稳定的记录关键数据,还原真实场景,推动产品智能管控和升级迭代。

第二层次:场景化-用场景定义产品

无论是服务产品、技术产品还是装备产品,高质量产品要用特定用户的特定场景来定义,按照甲方发布的标书来定义的场景是劳务市场,不是高质量产品的市场;按照强制性国标来定义的通用场景适合于大宗商品,是工业经济的低价竞争。

定义场景需要有五个要素:有主体、有时间、有地点、还要有感知有带入,并且场景要经常出现,能引起客户群的共鸣。场景的定义构成了对场景价值的发掘,在场景中定义客户价值,谁定义场景,谁就是产品经理;谁定义场景,谁就是产品发明者。技术同样要服从于场景,场景是客户导向的,技术是供给导向的,比如智能手机定义的首先是特定场景,其次才是技术。

为推动场景化的实现,自2021年起,E20环境平台携手环境领域内的领跑企业,在符合条件的标杆环境设施内建设两山科汇馆、两山技术产品验证基地,一是为引领行业技术产品化价值新方向,整合和放大产业优势资源,为政府、企业提供热点难点环境问题系统解决方案;二是以技术产品验证、优选和推广为目标,为行业培育与打造能够满足高质量发展的技术产品、装备产品名录。

微信图片_20221123092943.png

图3 已建或正在建设中的两山科汇馆

第三层次:纵深化-用高标准引领高质量

所谓纵深化,是指围绕产品的某种功能做到极致,越来越聚焦、越来越专注,服务特定客户,引领行业不断迈向高质量发展。围绕产品化工作的落地,产学研深度融合与领跑者标准成为很重要的两个抓手,借力产学研联合研发产品,用高标准来标识产品高价值。

企业创新能力不足、技术产品市场薄弱是当前产业面临的创新困境,为了给环境技术产品化进行赋能,E20环境平台携手北大环境产学研中心,以产品化为纽带,架起环境产业与环境科研的桥梁,并于2021年底,推动北大环境产学研中心和江苏金山环保集团搭建了首个以产品联合研发为载体的校企合作平台,以联合开发并打造出一款世界级品牌的生物质碳源产品为落脚点,形成了一支跨院校、跨学科、跨专业、跨领域的科研团队,围绕基础理论突破、产品开发、品牌营销三大核心工作进行协同研发。未来,北大环境产学研中心将以开发出一批国际级品牌的环境技术产品及服务产品、助力培养一批产业创新团队为目标,持续向着产学研深度融合的高峰攀登。

高标准引领高质量,高标准也能定义高价值,用高标准来定义高价值,才能让用户为高标准和高价值买单。当前社会的大部分消费标准都是欧美定义的,比如国际水协,这个机构实际上是英国民间的一个机构,但它却在引领世界的标准体系。而领跑者标准,就是要用中国的价值观定义场景和产品价值,形成自身的价值体系。为具体落实领跑者标准工作,E20环境平台与中国标准化研究院资环分院联合成立了两山标准化研究中心,用领跑者团体标准将不同场景下的产品用户价值进行定义。比如节能、省人、维护简单、占地小、工期短、年限长、低碳、拆装方便等等,这都是价值定义法,跟技术有关,但都不是按照技术定义的,产品把这些因素写进标准就称为“领跑者标准”,并把这些标准固化下来进行排名。E20环境平台计划在2023年按照领跑者标准对技术公司、技术产品进行评价,这也是与国家推广的引领高质量发展体系的接轨。

有了“三层七剑”工具箱,就可以做到对服务、技术、装备的产品化升级落地。在迈向高质量发展的未来,需要重新发现、重新定义、重新获得产业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