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环保资讯 >> 观点评论

环保有理?名画何辜

作者:纳兰竹潇   来源:博物馆丨看展览   时间:2022-11-10

分享:

知环导航网讯近日来,各地环保组织参与者在博物馆和画廊向知名艺术品发起“进攻”的新闻层出不穷,11月刚过没几天,先后就有多幅名画倒了大霉。

11月4日,数名气候问题抗议者向正在意大利罗马展出的梵高名画《播种者》(The Sower)泼洒豌豆汤,并高喊反对全球变暖和反化石燃料的口号。

据悉,这些抗议者来自环保组织“最后一代”(Last Generation),他们表示,该行为是“一种绝望且有科学依据的呐喊,而不是单纯的破坏行为”(a desperate and scientifically grounded cry that cannot be understood as mere vandalism)。

11月5日,环保活动人士在西班牙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的墙上写下“+1.5℃”字样,并用粘合剂将手粘在西班牙浪漫主义画派大师弗朗西斯科·戈雅的两幅画作上,以表示对人类在面对全球暖化上毫无作为的抗议。这两幅画作分别是《裸体的玛哈》(The Naked Maja)和《穿衣的玛哈》(The Clothed Maja)。

据悉,这些人来自环保组织“未来蔬菜”(Futuro Vegetal),“+1.5℃”指的是《巴黎协定》把升温控制在1.5℃之内的目标,而此前不久联合国正式宣布“已经不可能将全球变暖控制在 1.5℃” 。

11月发生的事件并非偶然,艺术品们也不是第一次“品尝到食物的滋味”。

意大利乌菲兹美术馆的镇馆之宝之一,桑德罗波提切利的《春》(Allegory of Spring),遭到意大利环保组织“最后一代”(Ultima Generazione)的成员袭击,他们用白色的强力胶将自己的手粘在了这幅画上,旨在唤醒人们的环保良知,防止气候变化,别再使用煤气与天然气。

10月14日,“停止石油”(Just Stop Oil)环保组织的两名成员向收藏于英国国家美术馆的梵高名画《向日葵》(Sunflowers)泼洒了两罐番茄罐头,接着用胶水把自己粘在墙上,向参观者发出质问:“什么更有价值,艺术还是生活?”

10月23日,德国波茨坦巴贝里尼博物馆一幅正在展出的莫奈画作《干草堆》(Les Meules)被“最后一代”的气候保护主义者泼了土豆泥,自称“为了警醒世人‘气候灾难已经来临’”。

10月27日,收藏于荷兰海牙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的维梅尔名画《戴珍珠耳环的少女》(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成为激进环保人士的破坏目标。

这一次,围观群众愤怒了,在现场视频中,可以听到群众们对其“obscene”(卑贱下流)的叱骂。

然而,他们的愤怒或许正是这些激进环保人士想要达成的效果,他们表示:“当看到美丽的无价之宝在你们面前被破坏时是什么感觉?”“愤怒吗?很好。那你们看到地球被摧毁时的愤怒去哪里了?”

《蒙娜丽莎》、《最后的晚餐》、《梵高自画像》……诸多大师名画都没能逃过这些环保组织的魔爪,非但如此,他们还变本加厉,有把自己用扎带捆在比赛中的绿茵场上的、有成群结队阻碍交通的、还有去汽车展厅团坐抗议的:

不过,比起博物馆投鼠忌器的工作人员,汽车展厅的工作人员显然对他们的行为不屑一顾,工作人员直接到点下班,锁门回家,无视了这群“科学家反叛”(Scientist Rebellion)组织成员的存在。

在冷冰冰的展厅里呆了一晚上后,组织者格里马尔达(Grimalda)坐不住了,停止了活动,并且发推抱怨工作人员关掉了暖气。

(笔者想说:Hmmm这位大哥,你还记得你是环保人士吗?关掉暖气不好吗?这盛世正如你所愿啊!)

面对这些极端人士,网友的反应也是五花八门:

有心疼名画的:

(是的,上面绝大多数遭殃的名画,万幸因为有玻璃的保护,基本都没有受到太大的损伤)

有讽刺染发、穿牛仔裤的环保人士本身就是在浪费石油资源的:

(染发剂是石油附属产物,而牛仔裤的制成过程非常不环保)

有爱护粮食、心疼食物的:

(笔者不禁发出感慨:不愧是从小被教育“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中华儿女。)

有批评手段过激、行为恐怖的:

还有一些伶牙俐齿的网友开启了冷嘲热讽模式:

(笔者也想说,有这浪费食物破坏艺术品的功夫,种棵树倒是更务实一点呢!)

或许有人会觉得,不管手段如何过激,他们的初衷总是为了保护地球。但事实是,这些极端举动都是有预谋、有规划的,他们当真是为了呼吁人类重视环保吗?他们所做的事,哪一件不是加重了资源的浪费?

更讽刺的是,他们的幕后金主,正是以石油产业发家的富豪。根据西班牙《世界报》网站10月24日报道,洛克菲勒、肯尼迪、盖蒂、迪士尼等人的后代都为这些环保组织捐赠了大笔资金。

约翰·洛克菲勒曾凭借1870年成立的美孚石油公司赚取了超过数十亿美元,他的后代丽贝卡·洛克菲勒与另一名家族成员彼得·吉尔·凯斯联手在2020年发起了“方程式”运动组织。艾琳·盖蒂的祖父,也就是上世纪60年代世界首富保罗·盖蒂,也是以石油发家。

这些极端人士宣扬禁渔禁牧,抵制开采石油,反对浪费粮食,却冲进超市倾倒牛奶、向世界名画泼洒罐头,所作所为,自批其颊,岂止荒唐二字可言!

热爱艺术和保护环境,从来都不是对立面,遑论已经安息多年的梵高、莫奈、戈雅、维梅尔和他们的精心之作,何其无辜?

梵高创作《播种者》,无疑受到了米勒的影响(米勒尤喜以农民为创作对象),他用黄蓝双色的鲜明对比描绘出了夕阳下的麦田,整体画风也与他后期用色大胆炽烈的风格十分吻合,可谓是梵高后期的经典画作。夕阳西下本是一天宣告终结之时,播种者却又象征着新生的希望,即使在病痛中,梵高仍然在努力表达着对生命的热爱和追求。

再比如戈雅,这个风格多变的大师,一度被人称作疯子,可这个疯子为了揭露侵略者军国主义的暴行,勇敢地用自己的画笔画下了那幅著名的《1808年5月3日夜枪杀起义者》。有传言说这是戈雅亲自跑到堆尸处画下的现场,不管传言是否是真,他都是一个竭尽自己所能宣扬和平的斗士。

相比之下,在笔者看来,这些激进环保组织的行为除了哗众取宠和背后资本利益既得者表现出来的假仁假义,显得多么可笑又多么虚伪。

他们有时间向名画泼洒不明所以的液体,却不愿意身体力行地去海边捕捞白色垃圾;他们有精力向观众夸夸其谈减少石油开采的好处,却不愿意少开一个小时的暖气。而那些靠石油起家的继承人们愿意投入数以百万计的资金给这些人发“工资”算“业绩”,却也没见从自己做起从小事做起力行环保——宣扬吃素、禁渔?那倒是别背鳄鱼皮的爱马仕、小羊皮的香奈儿。

他们将矛头对准世界名画,无非是因为这些名画举世瞩目,即使这些画作并非我国的画家所画,我们也同样喜爱着、尊敬着这些作品。对艺术的爱本来就不分国界,这是生活在地球上的人类出于本心而克服文化和语言的差异而产生的同一份大爱,对环保也是同样的道理。所以,我们无法理解,他们为何以爱之名行此恶事?

名画们在经过清理后很快又恢复了展出,跳梁小丑们却极有可能还会继续破坏下去。对于这些激进的环保主义人士破坏名画的行为,大家又有哪些不一样的看法呢?